降准估释逾6000亿流动性 分析称上半年或再降息降准

时间:2019-07-20
作者:萧龋瞬

  总量叠加定向 降准预计释放逾6000亿流动性

  总量政策或成未来货币宽松主力

  分析认为,上半年仍将看到降息降准

  “终于等到你!”在市场人士心中反复揣度多时的全面降准终于出现。

  2月4日晚间,央行宣布自2月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。而在总量政策的基础上,定向“滴灌”也没有缺席:央行同时宣布,加大对小微企业、“三农”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的支持力度,对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、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4个百分点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称,此次降准可被视为全面宽松周期开启,央行货币政策在下一阶段将走向新常态,定向工具将与总量政策组合操作,而总量政策有望成为货币政策的主力。未来再次的降息、降准仍可期。

  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战略室负责人杨驰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初步测算,此次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大约能释放资金6200亿元左右。其中,按照金融机构2014年12月末存款总额113.8万亿元的基数计算,普遍降准0.5个百分点大概释放资金5700亿元左右。对符合标准的城商行、非县域农商行和农发行实施定向降准,释放资金不超过500亿元。

  全面宽松符合市场预期,不过时点较预期有所提前。一位分析师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称,1月份的经济数据很有可能不太理想,所以刺激政策的力度才出乎意料的大。

  数据显示,PPI已经连续34个月为负,CPI也已经连续2个月小于1.5%。“适当放松货币,能防止物价涨幅进一步回落。另外,下周24只新股上市,冻结资金数万亿元,构成降准时点选择的短期理由。”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高玉伟称。

  而更重要的是,外汇占款趋势性减少的背景下,全面降准是必然的选择。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,去年四季度我国资本项目逆差逾900美元,资本流出导致外汇占款收缩,并且在去年12月出现了1200多亿的负增长,随着当前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增加,未来几个月外汇占款仍将出现趋势性下降,央行仅靠逆回购、MLF等政策工具补充流动性属于治标之策,此时降准显得尤为必要和及时。

  杨驰表示,央行首次将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相结合,统筹兼顾“保增长”和“调结构”,既体现了全面释放流动性的考虑,也反映了重点扶持三农、小微领域的调控意图。前不久颁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专门指出,农业发展银行要加大对水利、贫困地区公路等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力度。农发行此次享受4个百分点的降准政策,是央行贯彻落实一号文件精神,首次针对一家金融机构单独实施差别化的降准政策,意在鼓励加大对水利工程建设的信贷投放规模,推动金融资源继续向“三农”倾斜。

  全面降准了,下一步货币政策会如何?央行表示,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,保持松紧适度,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,促进经济健康平稳运行。而在此次降准之后,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全面宽松的周期已经开启。

  有专家认为,央行货币政策在下一阶段,将走向新常态,近一阶段使用的定向工具将与总量政策组合操作,而总量政策有望成为货币政策的主力。

  中金债券组则发布报告指出,“我们并不认为一次降准就可以拯救中国经济。”该报告称,从货币条件来看,由于实体经济投资需求疲弱导致融资放缓,货币增速回落,降准起到的是引导实际利率回落和带来人民币小幅贬值,从实际利率和汇率层面刺激经济,在货币增速下滑的情况下提高货币流通速度。但鉴于实际利率仍处于历史高位,综合有效汇率过去几个月的升值幅度较大,央行的放松需要继续加码。因此,这次降准绝对不是年内央行最后一次大力放松。

  恒丰银行战略与创新部总经理娄丽丽表示,考虑到前几年以外汇占款拉动的被动货币投放渠道作用已显著下降,未来资金面不容乐观。作为应对,人民银行除继续通过SLF、MLF、PSL等持续补充市场流动性外,2015年1月又时隔一年重启逆回购操作,增加流动性供给。因此,此次降准侧面表明当前资本外流压力或仍在继续增大,未来预期人民银行仍将继续通过降准、降息等操作释放市场流动性,刺激经济增长。

  中信证券宏观报告指出,未来仍将继续出台总量宽松政策。本次降准对于缓解流动性紧张、降低金融市场利率和缓解经济下行速度有一定的效果,但是现有政策还不足以扭转正在下滑的经济,未来总量政策依然会继续出台。其预计,2015年还将继续降息两次,每次25个基点;继续降准50个基点。下次总量政策出台的时间估计在一季度末或二季度初。记者 张莫 北京报道